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頁 > 最新資訊 > 行業快訊

醫聯體現六大變局 涉及藥品醫療器械、醫療圈

作者:--點擊數:354更新時間:2017-10-29 21:42:42
10月23日訊 醫聯體的概念提出沒幾年,卻在政府的主導下迅速火遍大江南北,如今醫聯體的框架已經初步建成,回眸一看,醫療圈的整個格局已經被悄然地打破、重組。對身在圈子里的你,又會有什么影響呢?
  ▍第一:三級綜合醫院?;戳?/span>
  我們知道開展醫療聯合體(以下簡稱醫聯體)建設,是深化醫改的重要步驟,旨在調整優化醫療資源結構布局,促進醫療衛生工作重心下移和資源下沉,提升基層服務能力。
  而更直觀的導向就是防止和破解大醫院壟斷資源、“跑馬圈地”、“虹吸”基層資源現象。無論是病患資源、還是優質醫療資源就那么多,如果想要多給基層點,那就得從大醫院身上往下砍,所以在醫聯體的大趨勢下,三級醫院規模被削弱是必然結果,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三級醫院數量上被限制
  這里所說的三級醫院數量上的限制,主要體現在三級綜合醫院數量上的限制。目前醫聯體內對三級醫院的定位是提供急危重癥和疑難復雜疾病的診療服務,所以相對來說更扶持三級專科醫院,對三級綜合醫院是“保守式打壓”的姿態。
  以前段時間,江蘇省三級醫療機構設置規劃(2017-2020年)為例,該規劃就明確要嚴格控制三級綜合醫院數量,使三級綜合醫院和不同類別專科醫院布局趨于合理。
  截止到2020年,醫療機構設置規劃中,全省綜合性醫院僅增設1家,而對專科醫院卻要增設35家。這樣的比例太懸殊了。三級綜合醫院雖然有其強大的業務能力,但面對專科醫院、基層醫院的分流,其優勢明顯被削弱。
  可預見,三級綜合醫院數量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都不會大幅度上升了。
  2、三級醫院門診量,大降!                        
  近日,一個文件引起了業內的一片嘩然——廣東東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印發了《東莞市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和發展工作方案》,其中要求在門診業務上,三級醫院和鎮街醫院要逐步壓縮和關停普通門診,原則上僅保留專科(專家)門診。
  其實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醫聯體的建設目的之一就是為了讓常見病患者留在基層,如果三級醫院也看常見病那豈不是和基層爭搶資源嗎?
  無獨有偶,今年,青海省衛計委要求自2017年7月1日起全部取消簡易門診,基礎普通用藥由基層醫療機構提供。同時,要求西寧地區三級公立醫院普通門診數量要較上年減少25%。
  可見,為了順應分級診療,降低三級醫院普通門診是改革的必然措施,三級醫院門診量被沖淡也在情理之中。
  3、三級醫院人員上被削弱、轉移
  那么,三級醫院這么多簡易門診、普通門診被撤,閑置的人員如何安置?這是和改革的設計有關,要壓縮三甲醫院門診,將多出來的醫生將通過醫聯體下派到縣級醫院來。
  之所以這么說也是有據可循,今年,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和發展的指導意見》就提到:城市與農村之間可以城市三級公立醫院為主體單位,在已建立的長期穩定對口支援關系基礎上,通過托管區域內縣級醫院等多種形式組建醫聯體,三級公立醫院可向縣級醫院派駐管理團隊和專家團隊,重點幫扶提升縣級醫院醫療服務能力與水平。
  所以,每家三級醫院的醫護人員都有被派駐到縣醫院的幾率。
  10月底前所有三級公立醫院都要啟動醫聯體建設工作,對那些綜合實力不強,打腫臉充胖子晉升的三級的醫院來說,不僅面臨以上種種?;?,還得面臨不同級別醫院醫保報銷幅度的牽制,真是大考驗,曾經輝煌一時的三級醫院即將走向平穩路線了。
  ▍第二:大批衛生院被托管,權利被減
  目前,我國醫聯體的建設主要有這四大類:在城市主要組建醫療集團、在縣域主要組建醫療共同體、跨區域組建專科聯盟、在邊遠貧困地區發展遠程醫療協作網。
  對于基層來說,這四種模式實施最多、相對較成熟的就是縣域內醫共體,將縣醫院、衛生院、村衛生室進行合理捆綁。
  如果讓縣域醫共體見成效,那么一定不是請幾個專家到基層坐坐門診,這種松散型醫聯體模式這么簡單。近年,各地正在嘗試著緊密型、完全型的醫共體合作模式,也就是縣級醫院直接托管衛生院,如果是完全型,那么基本上衛生院會淪為縣級醫院的附屬科室。
  雖然這樣衛生院的業務水平會在縣醫院的帶動下直線上升,但同時實施同一管理模式,衛生院的自主權也會被削弱。同時公共衛生服務管理這塊的大權也會易主了。
  從長遠上來看,要把病人留在縣域內,只有基層醫院齊心才能完成,而醫共體就是捆綁基層三級醫療機構的有效手段,衛生院的管理權將逐步弱化也是一個趨勢。
  ▍第三:大變革!多余的縣醫院轉型養老院
  其實醫聯體內,受益最大的將是縣級醫院,有大醫院的幫扶,有衛生院、村衛生室的轉診,門診量、業務水平都會大幅度提高,而且國家還舍得給縣級醫院花錢更是促進了縣醫院快速成長。
  但是問題來了,并不是所有縣級醫院都會在醫聯體中崛起,一部分扶不起來的阿斗注定要轉型。
  今年年初,上海市衛計委曾發文鼓勵現有二級乙等醫院功能轉型,鼓勵部分二級醫院和社會辦醫療機構轉型為老年護理院。
  而在近期,安徽關于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也提到“鼓勵將城區資源密集、功能近似的部分二級醫療機構逐步轉型為長期護理、養老機構,與周邊三級醫院組建醫養結合型醫聯體鼓勵將城區資源密集、功能近似的部分二級醫療機構逐步轉型為長期護理、養老機構,與周邊三級醫院組建醫養結合型醫聯體。”
  換句話說,部分地區二級醫院過剩,而養老、康復護理等機構又匱乏,而二級醫院雖然業務能不強,但是還是有一定成形的醫療運營經驗,于是一拍即可,將多余的二級醫院向醫養結合方向發展。
  對那些實力不強的縣級醫院,這無疑是一個大?;?。
  ▍第四:康復機構大批崛起,康復人才緊俏
  目前,我國專業康復機構資源不足,在醫聯體建設中,國家也鼓勵護理院、專業康復機構等加入醫聯體。加強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為患者提供一體化、便利化的疾病診療—康復—長期護理連續性服務。
  甚至為了鼓勵發展三級康復醫院,其設置數量上不受規劃限制。這對康復專業的人員來說,無疑是地位上的反轉,在政策的帶動下,未來幾年內康復機構也必定會大批崛起。
  ▍第五:獨立醫療中心遍地開花,檢驗類人員身份逐步社會化
  為了實現醫聯體區域資源共享,國家鼓勵醫聯體內可建立醫學影像中心、檢查檢驗中心、消毒供應中心、后勤服務中心等,為醫聯體內各醫療機構提供一體化服務。醫聯體內醫療機構間互認檢查檢驗結果。
  首先從開辦上,國家衛計委曾先后下發了醫學影像診斷中心、病理診斷中心、血液透析中心、醫學檢驗實驗室、安寧療護中心等五類獨立設置機構基本標準及管理規范,來支持這些中心的開辦。
  而在實施中,為了加快縣域獨立醫療中心的建立,也有地區將多家縣醫院檢驗科直接交由第三方進行并購。
  雖然這是個案現象,但也傳遞了一個信號,以后這些檢驗類人才就業地點不單單是醫院了,以后更多的會在獨立醫療中心就業。
  今年,還興起了很多“共享醫療”模式,都是醫生依托醫療機構開展多點執業、自由執業。而區域內獨立醫學中心的完善必將帶動這一模式的前行。
  星星之火終究可以燎原,總之,檢驗、影像、病理等中心只歸屬醫院的時代將被打破了,這些醫務人員身份上也將會朝向社會人轉化。
  ▍第六:百萬醫師大流動,醫生更自由
  為了增加醫療資源流動性,國家已經準許“一次注冊,區域有效”。而在醫聯體(包括跨區域醫聯體)內,醫務人員在簽訂幫扶或者托管協議的醫療機構內執業,不需辦理執業地點變更和執業機構備案手續。這將更進一步的促進了醫生流動。
不一樣的時代,將開啟不一樣的篇章,醫聯體下各個醫療機構的地位將被重新定位,醫務人員也不再是鐵飯碗,但同時也給我們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
來源:醫藥網“以上觀點僅代表原作者,與本網站無關。”
{ganrao} 股票分析群给我打电话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 工商银行股票行情分析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址 11选5最新开奖结 福建快三 免费四人单机无网麻将 卡五星麻将官网下载 篮彩 波克麻将免费下载 湖南永州麻将怎么打 3d千禧开机号试机号关注金码 cba比分188 台球即时比分 3d试机号后一语定 一本道日本女优av色片